消毒水味儿的葬礼(其五)

我也很想知道其四在哪里,但是好像根据民俗,三后面是五。

正月初十

原本其实预定的下葬时间是昨天,也就是初九。但是道士几日前千算万算,算出来初九下葬会是生肖兔忌——这就很尴尬,祖父唯一的孙子[……]

看下去!

分享

消毒水味儿的葬礼(其三)

实事求是的讲,没有写就是因为懒。

正月初六

遗体还暂厝在原先的内间里,盖着一种我字典里没有的东西,大小恰好能覆盖整具遗体,上面写着梵文,画着各种大小的万字,头侧大书“南无阿弥陀佛”,脚侧是[……]

看下去!

分享

消毒水味儿的葬礼(其二)

家庭会议最终决定初四把祖父接回家来。

正月初四

原定今天要去ICU把祖父接出来,但是家里还没有准备好在家照顾的措施。毕竟已经离家两个多月了,出于方便家里生活的考虑,很多日常用品已经收起来了[……]

看下去!

分享

消毒水味儿的葬礼(其一)

开始写这篇文章的当天下午,死者的遗体已经“入殓”了。

过去的几天就像小说的情景。传统与现实的碰撞,味儿真的很劲。

腊月廿七

因为半年之前就安排下的事情,我在所有的期末考试结束以后又在学校停留[……]

看下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