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青年体验生活】坐公车

这两天有事情。要帮老谢把那些本该学弟填的坑填完。真的很气。恨铁不成钢。没办法,只好每天上去下来的。
要省钱呐。前几天支持了一波索尼大法(明天到货),穷着呢。快客舍不得乘,十四块可不少,够一顿沙县或者食堂。去坐公车吧。
从家里走到最近的8路站头。很饿。快十一点了,要吃brunch。走进一家兰州拉面。看到老板娘包着头巾,不极端的那种。哇真是兄弟,绝对清真。一头扎进去,一碗牛肉面。正下面呢,抬头一看价目表——沃日,原来牛肉拉面能上十块。就算是上海市区(真·市区,海伦路,虹口那里)牛肉拉面也是8块一碗,杭州闸弄(这个字念lòng)口(市区吧)地铁站口牛肉拉面也是8块一碗,老殿后路的兰州拉面店(现在早就不开了)一碗牛肉拉面8¥。粗粗一看这家店,羊肉泡馍,18!牛肉泡馍,16!西红柿蛋汤,10!一份干切牛肉,10!一个荷包蛋,2!比其他店都贵上2块。哇当时我就想干脆装波穆斯林看看他有没有给我省钱。想想不对,我对这老板什么教派(估计是逊尼派)、是不是真·信教群众都不了解,贸然来一句“色俩目”或者“安拉胡阿克巴”可能会被套上黑袋子枪决万一就是民宗委怎么办。算了十块我认。
等了好一会儿。真的瑞安开电瓶车都是飙车的。飞速驶过水坑,溅起路旁一排水。泥水。这要是打在我的校服上岂不美哉。到时候就别洗,直接送到当代艺术馆参展。好在我东方打的多。小小弹幕算什么,全屏弹都给你躲过去。
上车。有座。边上一个大叔,长着一副60年代的面孔,打瞌睡。大腿左右分开,脚跟并拢,呈M型。《史记·郦生陆贾列传》里讲郦食其(这名字念yì jī)见刘邦,刘邦就是“佢(qú)坐”,和这姿势挺像——只不过一个坐地上一个坐椅子上。哇真的很有挑逗意味呢。前面坐了一只幼女,和她的监护人。人很可爱、声音很甜、乳牙都没长齐。不靠谱的朋友都说“三年血赚,死刑不亏”。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中国有那么多人站出来说要保护女权、保护女性。真的很弱势。而且很多时候由于陈旧的观念她们甚至不敢反抗。秋瑾女侠都死了那么多年了,我们还是出不了这种真的“引刀成一快”的女性。假设我们无所谓男女平权而是继续用什么“绅士风度”、“帮她拎包”、“男主外女主内”这种慢性药毒害中国女性,或者我们(整个东亚,不论国家和男女)仍然追求纤细幼弱的女性(别bb,韩日都如此)以及让男人性方面更愉悦的女性这个全世界都如此吧。
到了上蔡,到处是能坐到学校的车。
到学校搞了搞事情。真的穿着校服,放学时间随便进出我有金手指。好多班级在拍照。讲真这种花钱买罪受以后还要给大家一起“鉴赏”的事情为什么都这么追捧?对其意义存疑。留念?毕业证书和集体照还不够?温中教给你的知识和素养还不够?社会交给你的责任还不够?可笑。
回家。学校边上到处是车去上蔡。上蔡转8路。到了丽岙,上来几个小学生。丽岙片区的小学生,质量真的和我实验小学不能比。一男三女,个个麻黑。操一口带不知道那里口音的普通话,反正不是瑞安腔——丽岙什么腔我倒不知道。男的要和一个女的换座位,因为可以看一个小哥打农药——越过小哥的肩头。还大声肛出来,梁非凡都听得到。然后就开始大谈和父母拉锯打手游的方法。想当年我在奔腾4的主机上打红色警戒和帝国时代的时候,他们都还是分子。现在时过境迁,小学生都打农药去了。真是剧毒。都怪LOL限18它这也不R18啊、打得慢20投真的不合理应该出门投,小学生只好打没门槛、节奏快不容易被父母催着去学习的农药。然而其中一个小萝莉似乎还可以,大概三四年级吧。忍住了亨·亨博士,洛丽塔不是你想拐就能拐。再说人家4个人,你蛐蛐俾斯麦都造不出来,怎么打得过。
中国的底层民众真的苦啊。有一个,头发花白的农民工。手指甲特长不剪讲道理体力劳动多的人应该指甲短,指甲缝里全是泥。但是中指剪了。我没开车。刚刚说的60大叔应该也是农民,但是好一点,本地的。还有拎着小包扛着打包在城乡车站下车前往下一个远方的,他们身上大都飘着汗味,长年不洗澡导致身上有持续的皮肤病。还有我在上海、杭州地铁、公交上看到的,那些满是汗渍西装领带、磨白的背带,满头大汗,为生计奔波。
他们没文化。他们没素质。这不是在圣母,这是在阐明事实。这些失败者,没有好的生活,日夜奔波,一天所余可能只能吃一碗10块的兰州拉面。甚至像新疆那边千里迢迢来的穆斯林们,只能卖一些拉面、馕、干果,他们一天能吃饱吗?再远一点,有的地方在流血,在为活下去而奔跑、战斗。他们生来不是给我们做垫脚石的,不是给我们当做修优越、发狗粮的对象的。承诺2020,全面小康——如果小康是我家这样的话,说着真的,我们2020做不到。
与此同时,我们在考虑什么:是一天怎么打发,等着决定命运的成绩下发,等待自己的命运如何被一帮有效率的官僚和他们的规则决定。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不只是面包牛奶,还有瓶里的鲜花;不只是我们的未来,还有家、国、天下。

分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