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二〇二〇(Toki其二)

春学期的几门专业课,终于让我得到了不错的等第。多少也补上了此前没有好好学习的坑。然而依然让我非常发愁前途。计算机图形学相关的学习让我觉得有了奋斗的意义,但是前路茫茫,谁知道下一站会是哪里呢?一方面是传统留学的目的地仍然舍不得出重拳下狠手,余生也短,没见过的一台台戏能看个够,西瓜价格也强势走高。另一方面是我也应该去不了那些地方,反过来看,我不必担忧那些地方短期内的发展和环境,似乎也是好事。

倘若是考研的话,计算机图形学的目标似乎多半会是本校和Z大。人贵有自知之明,Z大我大约是考不上的。确实,我非常想跟着澎老师在本校继续学习。不幸的是,总有一些不方便说的原因,澎老师离职了。按照我们几个一起上课的同学的讨论,澎老师大约是“入职”后从未踏上上海的土地。对于澎老师来说,也许他可以舍弃一些没有意义的羁绊,离开台北飞去美国和家人团聚了。然而对于我来说,最大的改变恐怕是深造的目标又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学院的老师也给了我很多建议,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建议我放弃考研。毕竟做一件连自己都没有把握的事情,是一件值得 @黑历史打脸bot 的事情。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要东渡。但是这条路真的好走么?语言的问题自然不必说,第一外语普通话都讲不来,怎么可能讲好第三外语呢?更不要说奇奇怪怪的考试科目和内容。家里人也非常担心到时候时间金钱两空(题外话,现在确实是这么觉得的)。

然而生活还要继续。借用奥尔加的一句话,只要不停下来,道は続く。秋学期为了稍微放宽一点心,也为了暑学期没能学好游戏开发技术而补点科技树,选了两门专业课。非常吊诡的是,这两门课都是纸面上12周结课,以个人体验而言,工作量差不多的课程。然而其中一门是4学分,一门是3学分。大约4学分的课是院长开的缘故,有额外的1学分是院长讲圈内八卦的——yysy,院长不去隔壁创艺挂名一门单口相声课着实有些可惜。

这两门课极大地拓宽了我对于未来研究的视野。至少我截至目前,这辈子读过论文有一半多是这两门课上读的,以课后读后感的形式,还“精读”了其中的一部分,实现了其中的一部分。

这个学期也开始健了,是健身环大冒险。咋说呢,如果一款游戏的目的是游戏以外的目标,例如和平精英和王者荣耀是为了线虫人的社交,那可能评价游戏的时候不能单从游戏本身的质量和制作上评判了。论精美和游戏中体验,健身环当然是绝对不行的;但是要说我一学期零零散散健了12小时(游戏内计算时长)下来,身体确实是有变好起来了。其实ns到手的暑学期里打完了火纹风花雪月。如果一款游戏在玩通关之后让我自发地想去玩第二次(甚至是同样的剧情),我觉得这款游戏对我来说绝对称得上好游戏。类似的情况当然还有死亡搁浅上,当然这是我年底喜提3070之后的事情。买3070当然主要还是想有张能做计算的卡,不然要是写一条调用CUDA都要找学院要集群也多少有点麻烦。

死亡搁浅我非常想单开一条文章写,姑且发一颗卫星在这里吧。

于是这一年就这样慢慢结束了。遥远的地平线上升起了太阳吗?没有。相反,我觉得连星光都看不清了。2021能好起来吗?谁也说不定。但是时间总是会继续。 (Toki篇·完)

之后大约会写一些2020年遇到的人吧,这些人有些见过面有些完全没见过面,有些是之前就认识的,有些是2020年里才认识的,有些还在联系,有些已经不再来往。

分享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