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析能源在世界文明体系中的作用

M_E在2019年5月23日在世界文明通论讨论课上的发言稿

不管是福山的“历史终结”抑或是亨廷顿的“文明冲突”的论断,都建立在“西方是世界中心”这一基础之上。福山在冷战结束、苏联解体之后提出国家政府发展的终点是自由民主制,也就是当时多数西方发达国家选择的政体。虽然后来福山在《政治秩序的起源》、《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二书中对自己之前的结论做出修正,在“法治”、“民主问责”之外另加第三变量“国家治理能力”,但是仍然没有脱离“西方中心”的怪圈。而亨廷顿从文明冲突的角度来解释现代世界体系仍然没有脱离“西方中心”的视角。这一方面是由于他本身是在西方文化语境中发展的,另一方面是因为长期以来,其他文明在世界上获得的话语权较弱,虽然深刻地影响了人类社会和历史的发展,但是终归没有如西方的几次工业革命、几次政治革命在现有世界体系建成中起的决定性作用。亨廷顿试图从一个纵观人类历史的宏观角度来看待发展与文明之间的矛盾冲突的关系,但是这种看问题的范式放在很多特定的例子上就自相矛盾(例如伊斯兰文明的代表沙特会向西方基督教文明的美国、东方文明的中国购买武器装备对抗同为伊斯兰文明的伊朗)。

我认为这两种从“西方中心”的角度出发看待世界体系的存在逻辑上的缺陷。他们都忽略了最重要的——生产力的部分。世界上确实存在很多不同的文明体系下的不同的国家,但是不同文明体系的形成是一个久远而复杂的过程,不是简单的可以用西方文明发展的规律范式去套的。即便是同一文明体系中的不同国家也有因为地理、历史造成的不同。然而任何一种文明的形成都离不开社会生产和生产力,因此要去理解世界体系的形成,就需要关注生产力的发展方向和规律。阿瑞吉认为,资本主义崛起的第一体系是伊比利亚-热那亚体系,第二是荷兰体系,英国是第三体系,美国是第四体系。[①]伊比利亚人、热那亚人和荷兰人通过发现新大陆和国际贸易,也就是通过商品流通的中间过程积累了资本。这两个体系的形成主要是依靠优秀的船舶设计(特别是具备远洋航海能力的大型帆船)和造船业、商业来实现价值的生产。而英国和美国则是抓住了生产环节,分别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工业革命中抢占先机,在生产力上领先。更进一步地,这种生产力的发展,本质上就是对能源利用效率的提升。风帆时代利用的是风力,蒸汽时代用的是煤,电气时代利用的是石油和电。直到现在为止,人类主要使用的能源仍然是化石能源,石油仍然是世界的主导燃料。[②]


图一:世界一次能源消费占比[②]

现在的世界体系实际上是建立在能源与工业设施建设不均匀的历史基础上的经济全球化。工业强势的基督教文明(或者还可以算上东方文明)与资源强势的伊斯兰文明和东正教文明之间的矛盾才是当下世界体系的主体。矛盾的主体和客体内部也并非是一致的,也存在内部差异造成的矛盾,例如伊斯兰文明中的什叶派和逊尼派因为历史原因争斗千年。完整经济体系是文明存活的基本需求[③],但是因为经济全球化时代世界各个部分的分工,能源与工业的分布并不一致,导致了双方试图分别获得对方的长处来形成完整的经济体系。例如资源优势的俄罗斯千方百计要维持国内的工业生产(尤其是重工业和军工业)[④],而工业强势的美国则要重启国内的能源生产[⑤]、开发新能源[⑥]

各个文明内部的矛盾,是由于各个文明自身体系的漏洞所产生的必然的不稳定因素。例如西方文明内部产生的“白人至上”民粹主义、迷恋“政治正确”的自由派精英,伊斯兰文明中的极端伊斯兰分子,东方文明中的泛民族主义。对于这种阻碍文明进步、反现代性且反智的思潮,乐观地说,这些都是文明发展的必然,也是文明自我修正的一种方式。但是这些不稳定因素现在会加剧冲突对立,中短期内会阻碍文明的进步,而这很可能会导致文明的衰落。

对于文明而言,任何的文化认同、民族认同乃至意识形态斗争最终都将让步于经济利益,而唯一的普世价值就是如何更高效的利用能源,能够利用好能源就能创造经济利益。各个文明都应该警惕反智的极端伊斯兰、民粹主义、泛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这些是阻碍文明进步的绊脚石,也是现有世界体系中的不稳定消极因素。


[①] 杰奥瓦尼·阿锐基:《漫长的世纪》,姚乃强、严维明、韩振荣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1年。

[②] BP集团2018.6世界能源统计年鉴。BP集团网站:https://www.bp.com/content/dam/bp-country/zh_cn/Publications/2018SRbook.pdf

[③] 王湘穗.美式全球化的终结与世界体系的未来[J].政治经济学评论,2014,5(03):16-36.

[④] 俄罗斯出口商品中矿石等资源占绝对多数,而进口商品中机电设备、化工产品、运输设备等工业设备占绝对多数,参见商务部网站:https://countryreport.mofcom.gov.cn/record/view110209.asp?news_id=63208https://countryreport.mofcom.gov.cn/record/view110209.asp?news_id=63209

[⑤] 美国2018年原油出口量大幅增加[J].能源与环境,2019(02):65.

[⑥] 本刊编辑部.国内外新能源开发资料选登[J].水电与新能源,2019,33(04):79-80.

分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