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中世纪的亚瑟跑到三国究竟搞错了什么

曹操领军远征,道中无水,军渴。暗忖:若再无汲,将有兵变。诈曰:“孤少时尝游幸此地。前有梅林,饶子,甘酸,可以解渴。”

士卒闻之,喜,口皆出水。果有梅林,众人分而食之,兵变乃解。

月余,有边事来报:“番王亚瑟,领军十万,犯我疆界,誓要为国师报仇。”

其一·亚瑟的想法

几个月前,梅林厌倦了卡梅洛的宫廷生活,决定渡海游历东方。

亚瑟:梅林,喷个火。

梅林:是的,陛下。(变出一团火)

桂妮薇儿:我想看巨龙喷火。

亚瑟:好的,亲爱的。梅林……

梅林:如你所愿……

也有人传说是梅林在帮助亚瑟登位后虽被封国师,但是却沦为亚瑟和桂妮薇儿的宫廷弄臣,于是向东另求明主。当然更为离谱的说法是梅林和亚瑟都对桂妮薇儿出轨感到不满,于是联手召唤巨龙处死了桂妮薇儿,为了掩盖宫廷的丑闻,梅林不得不背锅远行。

就在亚瑟率领圆桌骑士捉拿了兰斯洛特并要将他关进布列塔尼的地牢中时,突然有噩耗随着商队的马车传来:东方的一个名为吴的蛮族部落捉住了法力无边的梅林并将他分而食之。

亚瑟大惊:竟然还有这种野蛮的种族。众位圆桌骑士在与其他骑士决斗时也受了不少梅林的好处——骑士总有那没几天没力气,梅林的魔法可以让他们更强大或者让那些对手更没力气。

但对于亚瑟,梅林并不仅仅是魔法和好处那么简单。亚瑟是庶出的孩子,小时候在乡间隐居,是梅林抚养他长大,把他培养成一个王。不老的梅林总是有充足的活力和充满奇思妙想的魔法,这让亚瑟的童年在权力斗争和血腥屠杀之外充满了欢乐。虽然乌瑟王才是他的父亲,但是梅林却更像一个父亲。

兰斯洛特从小和亚瑟一起玩大,自然知道梅林在亚瑟心中的地位。虽然一个骑士被捆着丢在地上真的很丢人,但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哦!桂妮薇儿!),兰斯洛特不得不向亚瑟低头:“哦亚瑟,乌瑟王的儿子,我的王,我知道我做错了,我真诚的向你道歉,希望你原谅我,也原谅桂妮薇儿。对于梅林遇害,我也很遗憾,也很愤怒。我清楚的知道你内心的怒火。如果你愿意让我用征服蛮族的方式向你谢罪,请你放开我,让我独自前往。我定要替你为梅林报仇。”

亚瑟正想要领兵亲征,听到兰斯洛特所说的,心中有所触动,快步走向兰斯洛特,亲手解开了绳索的束缚。“哦,兰斯洛特,我的朋友,我原谅你犯下的过错,我也真心的向你道歉。把一个伟大的骑士用草绳捆起来放在地上实在是不符合骑士的精神。”亚瑟扶起兰斯洛特,握着他的手。“希望你能重新回到圆桌骑士中间,同我一同远征东方。”

贝德维尔,圆桌骑士中的一人,提醒亚瑟:“东方路途遥远,恐怕我们要带齐士兵、武器、盔甲,这是一次艰难而漫长的远征。”

亚瑟拔出王者之剑,指向东方:“那么,开始准备吧!”

其二·曹操的想法

操自诧异:“西有羌,此乃众人所知,且其族也众,与我修好。奈何其十万众,过其界而不动?”阶下一人曰:“丞相休要诧异。此乃极西之英格兰与苏格兰之共主,卡梅洛王国之王,亚瑟。其兵也众,其将也利。浩浩汤汤,自西域携黄沙烈火而来,量其西羌倒戈,不足为奇。”众人看事,却是王朗,时为军祭酒。操曰:“景兴世居东海之滨,举孝廉而入仕,治经理政,何知此异闻?”王朗笑曰:“丞相何须在意。倒是如何对敌,此乃大事。今孙权欲进荆楚,西凉韩马反意初见,必与此番王有密谋往来。”程昱曰:“所言极是。丞相,番王亚瑟领兵十万,远道而来,人困马乏,亟待修整。河西苦寒,粮草水源屈指可数。若番王降西羌,联韩马,诚为大患。且番王复仇心切,不日必将大举入侵。不如提前准备,以逸待劳。”

操不自信,曰:“中原疲敝,彼番王,犯我中华,若非精兵,千山不得过。众卿所言,孤均有意。今北方平定,可调精兵西往。然何将可往?”

“末将愿往!”操看时,乃灵寿亭侯曹真。操喜,点选精兵二十万,另有马步军三十万众押运粮草,拨与曹真。真曰:“只是卑职才疏学浅,难当大帅之任。”王朗曰:“将军乃国之武库,不可固辞。臣虽愚钝,愿随将军前往。”真又进言:“卑职受此重任,驱蛮夷于华夏之外,安敢推辞。但求一副将。”操曰:“卿心中可有人选?”真乃举太原阳曲人,射亭候郭淮博济。操允之,拜真为平夷将军、大都督,赐节钺,郭淮为副都督,王朗为军师。不日出兵,曹操亲自送出西门乃回。

其三·亚瑟看到的

哦天哪,这个种族怎么能有这么多精干的男子?他们的阵型严密,仅靠圆桌骑士团冲击恐怕是不能打开缺口的。只有依靠梅林的魔法才能消灭他们。哦梅林。还是先回去想想办法吧!

其四·曹操得到的战报

却说曹真领大军来到羌界,斥候来:“番军在三十里外扎寨。”于是下令,就地扎寨。另派出宗第曹遵为先锋,领三千兵马,前往试探亚瑟虚实。亚瑟举全军之力击之,三千兵马仅十余骑逃回,遵亦战死。真大惊。又有亚瑟派人下来战书,皆是番文,军中无人识。王朗曰:“老夫少时考取孝廉,尝学番文,不知此番文即彼番文耶?”原来这番王亚瑟要严查何人杀其国师梅林,并将此人交由罗德台步将军团处置。真忧:“若从这番王,我华夏脸面何存;不从,这番王神勇,我三千兵马竟好似入了虎口,我等也不免凶多吉少。”朗笑曰:“都督何必多虑,来日可严整队伍,大展旌旗。老夫自出,只用一席话,管教那亚瑟拱手而降,番兵不战自退。”

真大喜,是夜传令:来日四更造饭,平明务要队伍整齐,人马威仪, 旌旗鼓角,各按次序。当时使人先下战书。次日,两军相迎。真见番兵阵中一人,骑白马,着连环梅花锁子甲,头带雄狮吐火金盔,持一把长矛,腰间佩着一把双手使的长剑,走出阵来。郭淮曰:“这必是那番王亚瑟。”真颔首,以目示意,王朗乃乘马而出。那番王却也不理会王朗,兀自向魏军骑来。

朗问曰:“来者可是番王亚瑟?”番王径自向前。朗暗忖,这必是亚瑟,然蛮夷不通华语。朗便以番语问之:“你是亚瑟?”番王一惊,驻马不前。朗又问:“你可以说中文吗?”番王又是一惊,调转马头逃去。

真大喜,乃领兵掩杀。可惜番兵高大,又多乘马,真追不及,仅斩首十余,乃归营。

其五·兰斯洛特的想法

如果亚瑟和其他圆桌骑士在此鏖战,最好是大多战死此地,我就可以回去和桂妮薇儿重逢,在威尔士的清晨的氤氲里漫步,再也不会有愚蠢的守道者来打扰我们。

其六·曹真的踌躇

早有细作将亚瑟领兵寻仇一事禀报刘备玄德。玄德召集众将议事。孔明曰:“值此番兵大军压境,曹操必定急调大军前去防备。主公可兵分两路,取关中、豫州。联东吴,使之出兵徐州、兖州。汉室中兴,庶几在此。”玄德曰:“此计甚妙。然今荆州兵疲,恐有将无兵。”孔明曰:“此事甚易。主公兴仁义之师,承中兴之重任,信义著于天下。得兵万余,向宛、洛,百姓有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曹兵不战自降也。”玄德喜,乃令关羽、赵云领兵八千,缘汉水往关中而去;自领一万,直取洛阳。另遣使者往东吴。

曹操知刘、孙出兵,大惊,急令曹真回师。又命曹仁领二万兵马,拒孙权于徐州。

曹真既得令,又为难,乃与王朗议:“今孙刘趁我不备,大肆进兵。然又有番王大军未破,大患未除。丞相急令吾即刻回师。此诚两难。”朗曰:“无功而返,过也。”真乃下令:今日夜袭番兵营寨。却说是夜,曹真、郭淮各领一队兵马,人含草,马衔铃,三更时杀入番寨。哪里知晓番人生性孟浪,夜夜笙歌,K歌蹦迪,饮酒食肉,此时恰恰精神最足。曹真被番兵围在核心,纵马无处可走。有番将,名唤兰氏洛特,向曹真衅。曹真无心恋战,欲冲杀出,奈何番兵举火,亮如白昼。兰氏洛特又纵马冲锋,一矛刺真于马下。曹军大败,失地千里,二十万仅万余回到长安。

其七·亚瑟乘胜追击

这天夜里,曹真率主力劫营。虽然亚瑟和圆桌骑士正在开晚宴,但好巧不巧,曹真撞在他们酒足饭饱、精力充沛、正想展示肌肉彼此切磋的时候。在亲卫兵都阵亡之后,曹真一个人骑在马上,想要在卡梅洛士兵的层层包围中纵马逃出。兰斯洛特正想学习一下东方的武艺,于是披挂上马,向曹真挑战:“那位骑士,可愿与我兰斯洛特一战?”曹真心中慌张,不愿与他交战,仍在四处张望寻找缺口。兰斯洛特见他避战,就提起长矛向曹真冲锋。看到这个架势,曹真更为慌张,钉在原地不知所措。

长矛顶在护心镜上,曹真被打出去几十码远,当场气绝。

与此同时,亚瑟领着一队骑兵追击曹军,一路杀到渭河边。当时的场景简直就如同地狱一般。可惜亚瑟没有船,否则这些曹军一个也跑不掉。

其八·刘备决定抵抗亚瑟

却说曹真军大败,曹真被斩,消息传到洛阳,曹操大惊。乃遂程昱策,携洛阳朝廷与献帝,向东退去。关中州郡皆望风而降,或降亚瑟,或降关赵。

玄德收复兖州、冀州。不日便有信使来到玄德账下。原来这亚瑟初来中土,不通文字,得西凉州郡方有州文官可教之。玄德召来孔明,曰:“这番王欺人太甚。死了一个国师,便要我华夏族替他找出元凶,不然就要灭族。实在不明事理,狂妄自大!军师可有高见?”孔明看罢,曰:“不妨将这元凶说成孙吴、曹魏,番兵勇武,可替主公振兴汉室。”玄德不悦,拂袖而起,曰:“军师休要再提此言。吾起兵兴汉,乃是借仁义之师,行光明磊落之途,安可引狼入室?此举与昔日何进、袁绍之流何异?”孔明又进言:“若主公抵抗外敌,当有卫青、霍去病之名。届时天下豪杰慕名而来,振兴汉室易如反掌。”玄德乃坐,曰:“军师此言方合我心。”于是昭告天下,反番义士蜂拥而至。一时间荆州豪杰云集,粮廪充实,号百万众。

其九·亚瑟主动进攻

知道汉人不愿合作之后,亚瑟大怒,他对圆桌骑士们说:“这些人根本不是骑士!他们只是卑劣的野蛮人!他们心中根本没有上帝的法令!我要把这些野蛮人都杀光!”兰斯洛特心想,只有把亚瑟牢牢地拴在仇恨上,才能实施自己回去与桂妮薇儿团聚的计划。于是兰斯洛特复议:“不!就算杀完这些野蛮人的男人,也不够给梅林的坟墓填上一铲土。只有灭族,把他们的妇女和儿童都杀完,才能为梅林报仇。”贝德维尔感到惊讶,说:“真的要杀完妇女和儿童吗?这难道不有违骑士的精神吗?”兰斯洛特站起来,一拳头砸在桌子上,说:“梅林神通广大,怎么可能会被他们抓住杀掉。只有他们偷袭才可能。而且你们也知道,那天我以为那是一个骑士,不过是一个小酋长,根本没有骑士的精神和意识。这个种族是下贱的,我们杀他们,就好像碾死蚂蚁。”亚瑟也最终决定实施种族灭绝。

当晚,圆桌骑士团对所有掌握的城市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屠杀。黄河以西的所有城市都遭受了劫难。幸存逃回来的难民们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残暴的军队,即便是几年前的董卓,也会留下一些少女的性命,但是这些外族士兵,不分男女老幼,全都一剑砍倒。

屠杀完成之后,亚瑟带领他的部队继续向东进发。

这次他们遇上的是在后世有“武圣”之称的关羽和著名的“常山”赵云。众所周知,关羽在练习武艺的同时,也不忘学习知识。就在亚瑟和圆桌骑士团来到中原的这段时间里,他恶补了英语,同时简单的学习了一些圆桌骑士团的作战方式。赵云也是一位智勇双全、善于学习的武将。

亚瑟摆开阵型,准备下令冲锋。关羽拖刀骑到两军之间,用英语叫阵:“圆桌骑士可有能打的与我决斗?”

圆桌骑士面面相觑。“原来野蛮人也有会说英语的?”“他们并不是野蛮人啊?”“这片土地是有骑士的。”“这么少的部队也敢于向我们挑战”……这样的小声讨论终于还是传到了亚瑟的耳朵里。

面子很难挂住啊,亚瑟这么想。

面子很难挂住啊,兰斯洛特这么想。

“我来与你决斗!”贝德维尔一夹马腹,向关羽冲去。令他诧异的是,即便两人两马之间的距离不到一百码,对手也没有举起盾牌和长矛。不多想,长年训练的技艺使得贝德维尔自然的举起了长矛和盾牌,直直地向对手冲去。

八十码。

六十码。

四十码。

二十码。

该死的,你怎么还不举盾,这让我的长矛戳哪里?贝德维尔在心中暗暗的咒骂。而对手依然泰然自若,钉在原地。

算了。贝德维尔闭上眼睛,一如往常的决斗,继续向前冲去。

十码……

五码……

刷、刷刷。

关羽挥动青龙偃月刀,先是一刀削去了长矛致命的矛尖,又把长矛拦腰砍断,再把长矛砍到只剩柄。

贝德维尔睁开眼睛,发现右手里只剩下一截短短的木棍,脸色煞白得投射到白铁面罩上。

“打得不错。抱歉。”

贝德维尔低着头,慢慢地骑回阵中。

其十·关羽的视角

番将贝德维落败,曳兵乘马徐行归阵。亚瑟不免脸色难看,曰:“不料名将贝德维竟落败!”便与诸将商议。兰氏洛特曰:“吾若前往,休说他一个关羽,哪怕十个关羽,吾亦斩之马下。”迦尼氏国王鲍氏曰:“何须将军前往。将军力可劈山,这等小敌,犬子叶良可胜之。”众人视之,乃是怀特叶良,又称白叶良,年方十七,气盛,向众将与亚瑟王一揖,翻身上马,持盾举枪,便向关羽冲来。即时便有报来:“叶良被关羽打落马下,膝行回阵了。”众皆失色,鲍氏掩面。番将高文曰:“一人战不过,不妨多人同上。骑士合作屠龙,古以有之。强者如龙,亦不抵千军万马。”亚瑟沉思,曰:“此事不合礼制。”兰氏洛特又进谗言:“蛮人,何礼之?”高文曰:“若无人愿往,末将愿往。”其弟迦赫里、迦雷氏曰:“弟愿与兄同去。”三人持矛盾上马。去不多时,又听得:“高文兄弟被关羽斩了!”众将不乏两股战战者。兰氏洛特曰:“唯吾王可去败之。”亚瑟曰:“罗德台步将军,武艺最高者当兰氏洛特。”拗不过众人交口相赞,兰氏洛特只得上前应战。

却说这兰氏洛特心中亦有计量:“此番决斗,这将的身法,吾已大致摸清。只等他出手,便调转枪头,直刺胸口。且此人托大,不佩剑。一个回合过后,将他击倒在地,便对吾无害。”于是交手。只一合,兰氏洛特便击中关羽,打落马下。但关公岂是等闲之辈?人还没落地,勾手拖刀,用这青龙偃月刀刀背将兰氏洛特带将下来。兰氏洛特喜,向后一翻,拔剑欲战,却被一刀削去了面罩。原来关公不带佩剑,诚因这青龙偃月刀步战亦有极大优势。兰氏洛特左支右绌,守多攻少,勉力支撑了一百多合,终于提不动这双手重剑,倒将下去。关公一刀劈在盔上,砸得兰氏洛特眼冒金星。又是一计重击打在脖颈上,幸有甲护住,否则一世英名兰氏洛特便要陨落在此。亚瑟军大乱,赵云乘机掩杀过去,罗德台步骑士团奋力拼杀,方护得亚瑟脱身,十万大军折损近三成。兰氏洛特虽被关公击晕,听得地动山摇般的马步,也清醒过来,杀出一条血路,逃回营寨。

其十一·兰斯洛特的告别

前几日的战斗让远征军元气大伤,死伤了很多圆桌骑士,就连最强的兰斯洛特也在此终结了他永无败绩的记录,甚至受了重伤。

兰斯洛特对亚瑟说:“亲爱的亚瑟,请你允许这些受伤的骑士和我返回卡梅洛养伤。这里缺医少药,恐怕不能让我们得到很好的治疗。”亚瑟说:“不,亲爱的兰斯洛特,你不要离开我,这里的战事还需要你。”兰斯洛特闭上眼睛摇了摇头:“不,你不明白,对高文兄弟这样优秀的骑士来说,这片土地是污秽的。必须要带他们回家。”亚瑟说:“那我们就退兵。”兰斯洛特说:“不行,一国之君既然决定了复仇,就不能半途而废。请允许我在养伤期间统领受伤的圆桌骑士们,我会尽力帮助他们回复的。”亚瑟说:“那么,请保重,路途遥远,就是用魔法也要一段时间才能到达卡梅洛。”

兰斯洛特离开亚瑟王,回到卡梅洛。又一次,他见到了令他魂牵梦萦的桂妮薇儿。“哦,兰斯洛特,我的爱。你回来了。”“是的,我回来了。”两人手牵着手,在卡梅洛的宫殿里度过了幸福的三个月。

“要走了。”

“不,亲爱的,你别走。”

“这是骑士的誓言,我必须要遵守。”

“不,亲爱的,让我治好你心里的伤。”

“我答应了亚瑟,伤好了就要回去东方帮他复仇。”

“那么你带上这个吧。”桂妮薇儿拿出一只古旧而华丽的剑鞘,“亚瑟的剑原本的剑鞘是这只。如果这个剑鞘回到他自己的手里,他是不会死去的……只有拿着剑鞘的人才能杀死他。你是他忠心的骑士,也是天底下武艺最高强的骑士,一定能给保护好他的。”兰斯洛特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过去的日日夜夜,一一在她眼中沉淀。突然兰斯洛特有了一个想法:“好的。是你,我的爱人,给我的嘱托,我一定全力为你实现。”

其十二·刘备继承大统

关羽赵云大败亚瑟军后,捷报传到洛阳。玄德正与孔明闲谈。得知关羽取胜,玄德大喜,曰:“拒敌国门之外,壮我军威,即日可克曹操孙权矣!”孔明摇扇笑曰:“何须主公出兵,亮有一策,可教那曹操孙权不战自降,天下重归于汉室。”乃在天下散布消息,言“明主归位,天神感应,攘外安内”。天下豪杰皆举旗“刘”,青州、徐州、扬州、益州不日星火燎原。孙权曹操俱死,陪死者众,再无曹魏、孙吴。献帝见局势如此,于北海下诏,禅位于刘备,改元“兴汉”,后庙号“武仁”。

虽说武仁帝继承大统,但这亚瑟王仍在边境游窜。十万大军,折损三万,余下七万,分与各将自领,在河西劫掠。河西本已为白地,又有此祸,民不聊生。武仁帝痛民之疾苦,乃令诸将清剿顽匪。亚瑟又不得民心,百姓皆争相为汉军引路。寻,亚瑟军几近全灭,仅余十余骑追随亚瑟。奈何亚瑟有王者之剑在手,无人可伤其分毫,诸将苦不堪言,只得步步紧跟。

却说兰氏洛特告别桂氏,回到中土,方知亚瑟沦落为流寇。

其十三·真正的骑士

兰斯洛特万里走单骑,来到当初他与圆桌骑士团分别的地方,这里已是关羽的大营。还没反应过来,便踩上了绊马索。几个士兵用绳子捆了他,送去见关羽。

关羽见是兰斯洛特,上去松开绳索,问道:“你怎么落得如此下场?”兰斯洛特心想,不妨借刀杀人,于是说:“我不愿再追随这个邪恶的杀人魔王,于是自己在这里游荡,寻找赏识我的领主。”关羽沉吟道:“你的武艺的确很高强,不过你别想让我做你父亲。”兰斯洛特说:“不,我只求你放我回去卡梅洛,我不愿意在这伤心的地方呆更久的时间。在这里,我只能想起被你击败的耻辱。”关羽见兰斯洛特神情萎靡,肌肉萎缩,便拍怕他的肩膀,下令:“送他走。”

兰斯洛特并不急着走:“你对我这么友善,真是真正的骑士。我有一份小礼物献给你。”

关羽:“哦?”

其十四·亚瑟王之死

兰氏洛特离了关公大营,循西而去。路遇昔日同袍贝德维,乃与之同去面见亚瑟。亚瑟见兰氏洛特,大喜曰:“今公重返前线,吾复仇有望。”兰氏洛特乃进言,曰:“今夜不如前去劫营。粮草、马匹亦可补充。”亚瑟起身出帐,遥望西方:“孤征战多年,从未见如此骁勇善战种族。今日颇有悲秋怀人之感。”乃与众将痛饮。

三更时分,亚瑟等十余骑来到关羽营中,纵火烧寨。汉兵早有准备,只等亚瑟入伏。赵云率骑冲锋,将亚瑟等人赶出汉营。亚瑟见北道旁山林中有草影晃动,料想必有汉军埋伏,乃纵马西去。西去乃是一段半里长的峡谷,两壁笔直,人不可攀。亚瑟等人快马加鞭,见此谷两侧山峰高峻,停马大笑。贝德维问曰:“吾王何故大笑?”亚瑟曰:“孤笑这关赵二人毕竟勇夫,智谋不足。倘若封上这谷口,后又追兵,岂不是瓮中捉鳖手到擒来?”却听得一声炮响,两侧山上伏兵现,皆擎火,滚木落石不断。惊得亚瑟等人拍马急行,又折了几人。

出谷行不多时,又有一溪。前几日正下过雨,山溪暴涨,行马不便。亚瑟看罢地形,大笑。

贝德维问曰:“吾王何故又笑?方才笑声引出伏兵,折了王兄凯爵士。”亚瑟笑曰:“这二人毕竟空有肌肉。倘若在此树林中伏下一队步弓手,借这月光与地势,众将无处可走,岂不是绝佳的箭垛?”却听得汉兵大呼:“活捉亚瑟!活捉亚瑟!”伴着箭矢而来。亚瑟大惊,惊得几乎坠马,幸有贝德维托住。亚瑟同诸将急调转马头,沿溪岸骑去。

又逃了两个时辰,已是日升。诸将皆人困马乏。亚瑟曰:“孤领兵来时,亦是走的此路。犹记得前方有一村落,诸将且饮马,可去村中寻粮充饥。”众将听得,疲敝顿消。又行了半个多时辰,方见得那村。亚瑟见得村中升起炊烟,又大笑。贝德维不再问。

连年战祸,这村也十室九空。搜到晌午,只有几支腊肉、几袋稻米,却也都发了霉。亚瑟不悦,然无他物可食。贝德维在林中捕得野兔,众将分食。亚瑟持兔腿,不免悲凉,曰:“孤乃亚瑟,英格兰与苏格兰之共主,卡梅洛王国之王,竟无物可食。”又笑曰:“关羽若是在此埋下一彪军马,只等我等人困马乏,埋锅造饭,杀将出来。我等纵容逃脱,又非死即伤,去也不远。”众将听得,皆称:“吾王神机妙算,实乃智勇双全。”正说间,四里汉军发喊。亚瑟大惊,翻身上马,奔出村外。却是关羽候着了。

关羽曰:“吾素知贵国骑士决斗,有赌生死之说。今汝若赢得了我,便放汝一行人西去返乡。却不许再踏上中土一步。否则,汝将永远留在此地。”亚瑟暗忖,关羽,信义著于中土,今一战,可战至胜之。乃曰:“既然如此,只得决一死战!”

亚瑟手中无长矛,乃与关羽下马步战。王者之剑Excalibur乃是一柄双手重剑,削铁如泥,较之八十二斤的青龙偃月刀有过之无不及。亚瑟双手持剑,摆开架势。却见关羽从身后拿出一只装饰华丽的剑鞘。亚瑟自知今日已无胜算,乃弃剑认输,曰:“胜利属于你。”转身回到吩咐贝德维将王者之剑投回湖中。

其十五·后日谈

亚瑟王为了复仇大举进攻中土,最终失败,究竟是因为什么?

很显然,他忘却了自己的目的:复仇。也忘却了自己的身份:骑士。

信仰真的是个很重要的东西。

顺便一提,后来桂妮薇儿出家了。兰斯洛特知道这个消息也出家了。

真是佛系骑士。

回到最初的问题,让中世纪的亚瑟跑到三国究竟搞错了什么。

本身中世纪骑士跑到三国就是有代差的,吊打三国武将是没有什么压力的。但是亚瑟毕竟是远征军,后勤补给不做好,当地群众工作又不会做,陷入了持久战,自然会失败。

特别是圆桌骑士团本身内部就矛盾重重。

搞错的可能只有历史悠久的传说而已。然而这可是真实的历史,认真脸。

可能还有什么是骑士吧。认真脸。

本文是M_E在上海科技大学“写作原理和实践”课程中的习作

分享

“让中世纪的亚瑟跑到三国究竟搞错了什么”的4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