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京アニ炎上事件

终于蹭上热度了

其实高中毕业的暑假去关西玩的时候是去过京阿尼第一工作室的,楼很小,大概只有温州做鞋作坊那么大,也可能更小一些。非常难想象那些优秀的作品就是在那栋黄色小楼里创作出来的。参见我的关西游记。

说老实话,我在去之前没看过京阿尼的作品,又因为当时他们已经下班了,所以也没有拍照。但是那年有一部京阿尼的作品《声之形》上映。我上大学,第一次和同学们一起看电影,看的就是《声之形》。当时是学校的Prism漫研社在学校的一个“音乐舒缓室”放的——其实就是一个在设计上是KTV但是总是被漫研社借用放映动画作品和演唱会BD。

《声之形》的话题有一些沉重,但又很贴近日常生活,是一个关于校园暴力和成长的故事。当时我还挺喜欢那样的作画风格的,也确实,那是一部剧情完整、制作精良的作品。一定要比的话,我觉得像是新海诚作画风格与Clamp叙事风格的结合。当然我那时候不是很懂尼萌二刺猿,看过就记了一下:哦,这就是京阿尼。

那些名作品我没有看过。高中时候的挚友曾经天天“京吹”“京吹”地安利我,我那时候没时间和机会看,以后也没有看;凉宫、Clannad久闻大名,一直没有看;后来出京紫,铺天盖地地宣传,让我不是很感冒,也没有看。大概我和京阿尼没有什么缘分,也没有强求的欲望。后来更是走向菌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泥潭,热衷于解构和反差,对于这些柔美的、治愈心灵的作品更加不感兴趣了。

现在想想,似乎从那之后我看过的柔软的东西,就只有和前女友去看过的《龙猫》(高清重制版)了。


世界正在变化,承平日久,东亚的人们大概已经忘记了尸山血海和硝烟了。与《声之形》这样的作品相比,我可能更会喜欢《龙马传》抑或是《坂上之云》这样宏大的严肃作品——即便那些画面柔和、情感细腻的作品也是严肃作品。

总有人把令和的第一把火与当年的平成初期各种社会治安事件相比。我并不反对这两个时代在社会环境上的相似性。但是必须要看到,当时的凶手的成长环境是什么,而这次的凶手又是什么样的人。对于中国的未来,我是很担心的,尤其是两国在历史轨迹上的高相似性。我总是感觉,这个相位差大约是30年。


从情感上,我是很不希望像京阿尼这样的动画公司倒下的。一方面是他们做出了非常优秀的作品;另一方面是他们深刻地改变了日本的动画工业。他们的公司结构与东京的各家公司不同,京阿尼坚持培养自己的人才,并给予他们稳定的待遇。与此同时可能东京的动画学徒正在拼命适应老师的作画风格,或者东京的同行正在为这一单做完以后还能不能接到下一单而发愁 。

但是我又希望他能倒下,也许他的倒下能够让那些更大胆的、不在局限于个人生活圈子的动画作品出现。动画已经不仅仅是日本的文化了,动画也在深深影响着整个东亚。


反社会人格的形成,和社会不无关系,和你我每一个人都有关。但是此国怎,定体问。


希望京阿尼之炎上,能与查理周刊之爆破一样,最终能够推进当地社会更加推进文化产业的保护和自由。

以上。

分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