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督捕鲸

原文出自K岛。至于原文是什么课文,自己看记忆力咯。

提督出击回港,大淀、金刚,俱各欢喜。正待补给入渠,只见他姨子比叡,手里拿著一副弹药和一桶燃料,走了进来。
提督向他作揖,坐下。比叡道︰「我自倒运,把个姐姐嫁与你这现世宝、非提,历年以来,不知累了我多少。如今不知因我积了甚么德,带挈你造了个长门,我所以带个燃料来贺你。」
提督唯唯连声,叫榛名把燃弹煮了,泡起红茶来,在勤务室内坐著。大淀自和金刚在厨下做饭。
比叡又吩咐提督说︰「你如今既造了长门,凡事要立起个体统来。比如我这战舰里都是些正经有脸的人,又是你的姨子,你怎敢在我们跟前ㄍㄟ肖(闽南语:装疯卖傻)?若是府港口这些驱逐舰,轻巡的,不过是燃弹钢,你若同他拱手作揖,平起平坐,这就是坏了军校规矩,连我脸上都无光了。你是个烂忠厚没用的人,所以这些话我不得不教导你,免得惹人笑话。」
提督道︰「姨子见教的是。」比叡又道︰「大淀也来这里坐著吃茶。老人家每日派任务,想也难过。我姐姐也吃些,自从进了你镇守府,这十几年,不知红茶可曾吃过两三回哩?可怜!可怜!」
说罢,大淀金刚两个,都来坐著吃了茶。吃到日西时分,比叡吃的醺醺的。这里秘提两个,千恩万谢。比叡横披了衣服,腆著肚子去了。
次日,提督少不得拜拜友港。渡边又约了一班同案的朋友,彼此来往。因是开放日,打了几场演习。不觉到了七月尽间,这些同事的人约提督去2-5。提督因没有燃弹,走去同比叡商议,被比叡一口啐在脸上,骂了一个狗血吓头道︰「不要失了你的时了!你自己只觉得造了一个长门,就『癞虾蟆想吃起天鹅肉』来!我听见人说,就是造长门时,也不是你的战功,还是营运看见你老,不过意,舍与你的。如今痴心就想玩起捕鲸来!这些捕鲸的都是天上的『欧提』!你不看见别处张府上那些欧提,都有千万资源,一个个方面大耳。像你这尖嘴猴腮,也该撒抛尿自己照照!不三不四,就想天鹅屁吃!趁早收了这心,明年在我们行事里替你寻一个事,每天寻几分油弹,养活养活你那老不死的大淀和我姐姐是正经!你问我借油弹,我一天卖一盘咖哩还赚不得几点资源,都把与你去丢在海里,叫我一家姐妹嗑西北风!」一顿夹七夹八,骂的提督摸门不著。辞了比叡回来,自心里想︰「岛民说我火候已到,自古无不赌的提督,如不进去拼他一拼,如何甘心?」因向几个同事商议,瞒著比叡,到2-5里捕鲸。出了海域,即便回府。资源已是空了两三天。被比叡知道,又骂了一顿。
到回程那日,府里没有资源,秘书舰吩咐提督道︰「这有一只无用的那珂,你快拿去工厂解体了。拿几升油来煮早餐吃。我已是饿的引擎都没声音了。」
提督慌忙抱了那珂,走出室去。才去不到两个时候,只听得一片S胜的响声,三艘船闯进来。那三个人下了锚,把弓放在桌上,一片声叫道︰「快请提督出来,恭喜捕中了。」秘书舰不知是甚事,吓得躲在室里;听见捕中了,方敢伸出头来说道︰「诸位辛苦,提督方才出去了。」
那些一航战道︰「原来是凤翔太太。」大家簇拥著要讨铝块。正在吵闹,又要几艘船,二航战、五航战报到了,挤了一提督室的人,沙发跟地板都坐满了。其他舰娘都来了,挤著看。秘书舰没奈何,只得央及一位驱逐去寻提督回来。
那驱逐飞奔到工厂里,门口寻不见;直寻到工厂尽头,见提督抱著那珂,手里点著机器,一步一踱的,东张西望,在那里准备按解体。驱逐道︰「洗咧港,快些回去。恭喜您捕中了大鲸,航战们挤了一室呢。」提督知道是安慰他,只装不见,低著头,继续按。
驱逐见他不理,靠近来,就要拿他手里的那珂。提督道︰「你拿那珂怎的?你又不饿。」驱逐道︰「您捕到鲸了,叫您回去打发航战们呢。」提督道︰「电酱,你晓得我今日没有资源,要解这那珂来救命,为甚么拿这话来安慰我呢?我不同你玩,你自回去吧,莫误了我解体。」
电见他不信,劈手(电的本气)把那珂夺了,摔在地下,一把拉了回来。一航战见了道︰「好了,新欧提回来了。」正要拥著他说话。提督三两步走进室内,见办公桌上中间报帖已经升挂起来,上写道︰「捷报贵府提督捕中潜水母舰大鲸外加全服演习第七名。」
提督不看便罢,看了一遍,又念一遍,自己把两手拍了一下,笑了一声道:「噫!好了!我中了!」说著,往后一跤跌倒,牙关咬紧,不醒人事。
秘书舰慌了,忙将几口开水灌了过来。他爬将起来,又拍著手大笑道:「噫!好!我中了!」笑著,不由分说,就往室外飞跑,把榛名和岛风都吓了一跳。走出镇守府不多路,一脚踹在塘里,挣起来,帽子都跌掉,头发都跌散了,两手黄泥,淋淋漓漓一身的水。众舰拉他不住,拍著笑著,一直走到工厂去了。
众舰大眼望小眼,一齐道:「原来提督捕到鲸欢喜疯了。」大淀哭道:「怎生这样苦命的事!捕了一个什么大鲸,就得了这个拙病!这一疯了,几时才得好?」娘子金刚道:「Morning好好出去,Why就得了这样的sick!要如何是好?」
众舰劝道:「大淀不要心慌。我们而今且派两个轻巡跟定了提督。这里众舰去府内资源库拿些油、弹、铁、铝,且管待了回程的一航战,再为商酌。」
当下众舰有拿油来的,有拿弹药来的,也有背了斗铁来的,也有提两袋铝来的。金刚哭哭啼啼,在厨下收拾齐了,拿在会议室下。
榛名又搬些椅子,请一航战的坐著吃铝,商议:「提督这疯了,如何是好?」一航战内中有一个人道:「倒有一个(嚼)主意,不知(嚼)可以行得行(嚼)不得?」众舰问:「如何主意?」那人道:「提督平日(嚼)可有最怕的人(嚼)?他只因欢喜狠了(嚼),痰涌上来,迷了(嚼)心窍。如今只消他怕(嚼)的那个人来打他(嚼),说:『这都是报错娘在哄你,你并不曾捕中。』他吃(嚼)这一吓,把痰吐了出来,就(嚼)明白了」众舰都拍手道:「这个主意好得紧,妙得紧!提督怕的,莫过于卖咖哩的比叡。好了!快寻比叡来。她想是还不知道,在工厂卖咖哩呢。」又一个人道:「在工厂卖咖哩,她倒好知道了;她从五更鼓就往那头去摆摊,还不曾回来。快些迎著去寻她。」
驱逐们飞奔去迎,走到半路,遇著比叡来,后面跟著帮忙的雾岛,提著七八个水桶,四五盘咖哩,正来贺喜。进门见了金刚,金刚大哭著告诉了一番。比叡诧异道:「难道这等没福!」众舰一片声请比叡说话。比叡把水桶跟咖哩交与驱逐们,走了出来。众舰如此这般,同她商议。比叡作难道:「虽然是我姊夫,如今却脱离了非提,就是真正的欧提。幸运的欧提是伤不得的!我听得妖精们说:伤了幸运的欧提,深海阎王就要抓去解体一百次,发在铁底海峡,永不得再造。我却是不敢做这样的事!」重巡内一个尖酸人说道:「罢么!比叡!你每日咖哩的营生,黄咖哩(吃)进去,红咖哩(吐)出来,深海阎王也不知叫栖舰在薄本上记了你几千次解体。就是添上这一百次,也打什么要紧?只恐把次数解完了,也算不到这笔帐上来。或者你救好了提督的病,阎王叙功,从铁底海峡里把你提上中途岛来,也不可知。」一航战的人道:「不要(嚼)只管讲笑话。比叡,这个事须(嚼)是这般。你没奈何,权变一权(嚼)变。」比叡被众舰局不过,只得连把两盘咖哩吃了,壮一壮胆,把方才这些小心收起,将平日狂热姐控的样子拿出来,卷一卷那白帅帅的衣袖,走上工厂去。舰娘五六个都跟著走。金刚赶出来叫道:「比叡,You这可吓一吓him,But不要hurt him了!」众舰道:「这自然,何消吩咐!」说著,一直去了。
来到工厂,见提督正在一个仪装前坐著,散著头发,满脸污泥,皮鞋都跑掉了一只,兀自拍著掌,口里叫道:「中了!中了!」比叡凶神走到跟前,说道:「该死的畜(提)生(督)!你中了什么?」随即一盘咖哩塞进嘴去。
众舰和妖精们见这模样,忍不住的笑。不想比叡虽然大著胆子塞了一盘咖哩,心里到底还是怕的,那手早颤起来,不敢塞第二盘。提督因这一盘咖哩,却也晕了过去,昏倒于地。
众舰一齐上前,替他抹胸口,捶背心,舞了半日,渐渐喘息进来,眼睛明亮,不疯了。众舰扶起,借工厂门口一个外科郎中「明石」的板凳上坐著。
比叡站在一边,不觉那只手隐隐的疼将起来;自己看时,把个巴掌中破,再也弯不过来。自己心里懊恼道:「果然幸运『欧提』是打不得的,而今罗盘娘计较起来了。」想一想,更疼的大破了,连忙问明石讨了药布贴著。
提督看了众人,说道︰「我怎么坐在这里?」又道︰「我这半日,昏昏沉沉,如在梦里一般。」众舰道︰「提督,恭喜中鲸了。适才欢喜的有些引动了痰,方才吐出几口痰来,好了。快请回家去打发一航战。」提督说道︰「是了。我也记得是中了全服演习的第七名。」提督一面自绾了头发,一面问明石借了一水洗洗脸。电酱早把那一只鞋子寻了来,替他穿上。见比叡在跟前,恐怕又要来骂。故比叡上前道︰「姊夫老爷,方才不是我敢大胆,是你秘书舰的主意,央我来劝你的。」众舰内一个人道︰「比叡方才这个嘴巴打的亲切,少顷提督洗脸,还要洗下半盆咖哩来!」又一个道︰「比叡,你这手明日弄不得咖哩了。」比叡道︰「我那里还卖咖哩,有我这姊夫,还怕后半世靠不著也怎的?我每常说,我的这个姊夫,才学又高,品貌又好,就是城里头那张府、周府的这些欧提,也没有我姊夫这样一个脸白的相貌!你们不知道,得罪你们说,我比叡这一双眼睛,却是认得人的!想著先年,我姊姊在家里长到百几多岁,多少有钱的欧提要和我结亲,我自己觉得姊姊像有些福气,毕竟要与个月提,今日果然不错!」说罢,哈哈大笑。众人都笑起来。看著提督洗了脸。明石又拿茶来吃了,一同回。提督先走,比叡和众舰跟在后面。比叡见姊夫衣裳后襟滚皱了许多,一路低著头替他扯了几十回。到了家门,比叡高声叫道︰「提督回府了!」大淀迎著出来,见提督不疯,喜从天降。众舰问报录的,已是家里把比叡送来的几千油弹打发他们去了。提督拜了大淀,也拜谢比叡。比叡再三不安道︰「些须几千铝土,不够你赏一航战!」

阅读更多:舰队Collection:大鲸
本文引自萌娘百科,文字内容遵守【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

分享

“提督捕鲸”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