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19岁

00:00/00:00

果然还是不能免俗啊,写一下18岁的感悟和19岁的展望吧。

十七岁的时候我是一个反动青年。

十八岁的时候我是一个追求美学的青年。

十九岁我该是什么样的青年呢?

十七岁那年,学会了一些技术,看到了一些资料,以为自己就牛逼了,什么什么就是垃圾。果然现在看起来还是不知天高地厚。非常感谢当时的历史老师只信和政治老师丽丽。经过我刻苦地学习和研究,简单掌握了辩证法和唯物主义,尤其是历史唯物主义。果然我该去隔壁学文史的。

十八岁的时候感觉学不来太艰深的哲学和自然科学。还是美学这种鶸化的哲学比较好研究。看看朱光潜和宗白华的书,觉得自己牛逼了。然后十八岁生日那天给自己搞了一套黑格尔的《美学》。到现在还没看完。是我太菜了。

不过我至少还是明白了,美是一种难以定义的东西。对我而言,美是我眼中的协调,是一种均衡,是孕育着矛盾和爆发的前兆。所以我特别喜欢反差萌和撞色系。

十八年一路走来。感觉我都还没干什么就到这个年纪了。

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

很多事情都在混。因为实在是不想动脑子。精力跟不上了。

很多东西都想要,但是真的得不到。是个人问题。内因是根本原因,外因是自己菜的时候找的借口。

现在有点原教旨主义的感觉。很多事情都想着一定要做到最纯粹、最极端。这个倾向我觉得要遏制一下。太硬核不行。

感觉现在做事情很多时候只计结果不择手段。实用主义可能学太过了。“黑猫白猫,抓得住老鼠就是好猫”,但是这猫也偷鸡吃就不行了。

尽早脱宅脱单吧。想办法戒掉看直播的坏习惯。虽然迟了一些,但是我觉得应该还有希望。

量力而行学东西。那些东西都学学好,不管工作科研应该都是用得到的。

要确立自己的信仰。站好队,走好路,做好人。跟紧爱抖露成为对人民群众有用的人。

诸君共勉。

如果你给我买一套《列宁全集》或者《马恩全集》我就立刻嫁给你,《资本论》200周年限定精装就女装任你点(女装你提供)。

分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